传播民俗文化 促进地区发展

潮汕民俗

葱陇公园:近代潮汕第一座城市公园
上世纪30年代汕头埠报人谢雪影,在他陆续出版的《汕头指南》(1934)和《潮梅现象》(1935)两本书里,就共同对汕头埠的公园历史沿革作了简介。谢雪影指出在中山公园之前,汕头埠是没有所谓的公园的,像辛亥革命前后崎碌的海天春,民国七八年间(1918—1919)德国领事馆内的临时公园,1920年陈炯明从闽回粤后巡道行署的第一公园,福音医院对面烟墩地的张园,这些公园虽然能够引起当时市民的一时注意,“然皆属私人营业,或当局点缀升平性质,昙花一现,瞬息消灭,非市民之公园也”。 谢雪影的这段简介,无意间容易给现代人重新认识汕头埠的公园历史造成定性式的误导。其实,早在清代末期宣统年间的1909年时,潮汕地区的地方政府官员和城市商人就已经开始兴建公园了。 1908年,湖南桂阳人陈兆棠由惠州府知府调任为潮州府知府。在任职第二年的2月,陈兆棠便发起了在潮州府城兴建公园的倡议。陈兆棠提议公园选址于府城西关车站附近,并在园内附设娼寮和酒肆,“以资是邦人士之游兴,而卫生观念亦寓乎其中”。对于这项潮州空前未有的建设,府城市民很是瞩目期待,认为此举是“为吾潮谋幸福”,当时的《岭东日报》也做了报道。可惜的是,公园的建设最终并没有付诸实践,此事也不了了之。 而在同一时间,潮汕的另一座城市——汕头埠也在开始兴建公园。 在汕头埠发起公园建设的是商界的商人。商人的规划是把公园的地址开辟在葱陇的高地之上,直接取名为“葱陇公园”,采取以公益性股票方式募集公园的建设基金,总共发行4万股。 从现保留完好的一张持股人为海阳(今潮安)林元记的葱陇公园股票存根联来看,林元记所认购的一股公园股票时间是在宣统元年三月初六日(1909年4月25日)。也就是说,至迟在1909年的三月份,公园的股票就已经印发在社会上发行了。当时公园股票发行是先让社会人士认购股票的数量,同时给予股票的提执联,待全部股票售完后再择日向持股人收取相对应的款项。股票里也写明希望持股人认购以后一诺千金,因事关公益和个人名誉,收款时不要予以拖延和推诿。 资金募集到位后,公园在建设过程中不太顺利。据《岭东日报》的报道,公园附近有一所学堂极力禁止与百般阻挠,商人认为学堂无理反对,据理力争,要求汕头埠巡警总局警视长冯骏出面维持秩序。建成后的葱陇公园,大门门匾榜书“葱陇”两个大字,该园分为花园、竹阁、洋货店、茶馆、酒肆、戏院等区域,融休息、消费、娱乐、消遣等功能于一体。至此,近代历史上潮汕地区的第一座城市公园——葱陇公园正式诞生于汕头埠。 葱陇公园落成后,居住在汕头的市民对这种新兴事物很是欢迎,每天进园的人络绎不绝,特别是傍晚之后。当时的市民去公园游玩,一般是说去葱陇游玩,就跟公园门匾的题字一样,一般不会提及“公园”两个字。那时的人所说的“葱陇”,大多数情况下是指的葱陇公园。 戏院,是公园最为热闹和商人最为看重的地方。既有髦儿戏,又有外江戏(汉剧),也有本地潮音班。髦儿戏因为全是年轻女性伶人演出,燕语莺声,服装艳丽,新颖可人,使人耳目一新,很受观众的欢迎。但是这种戏班鱼龙混杂,女伶除了应邀点唱外,还陪茶侑酒,抱枕待宿,实际上是戏、妓兼营。外江戏班闲时回城歇业时,商人则会利用这段时机,聘请各戏班名伶前来公园的戏院临时演出,取名“外江大集会”,并且在报纸上预先刊登广告。谢雪影曾指出,在1909年的6月23日,驻汕头的英国侨民集资演戏于葱陇公园,以表示对英皇乔治五世完成加冕仪式的庆贺,是为本市电影放映的滥觞。而实际上,英皇乔治五世的加冕典礼是在1911年6月举行的。 正当公园灯火辉煌,热闹非凡的时候,有人对葱陇公园的热闹现象,给出了自己的独立思考。一位名叫“曙光”的先生在9月初的某个黄昏游览完公园后,写了篇公园的游记。游记的后半部分这样记叙道: 予闻居汕岛者,每当夕阳已下,灯火初明,凡骚人逸士,贵家巨商,以及持筹握算之商人,下至厮夫走卒,莫不思于公园取乐焉。呼群逐队,选胜寻幽,招歌妓以侑觞,挟雏姬而比雉。央央长夜,乐以忘归,方谓一刻千金,良宵何可虚度。此在富贵者为之,予亦不欲深论。若商场贸易之人,市井食力之辈,亦复连宵达旦,乐此不疲,大既罄终岁作苦之资,小亦耗一时刍米之费,黄金虚牝,白日空过,迨至囊内钱空,弥缝之术,为鬼为蜮,靡所不为……夫汕岛商务,年来日见退化,卒未闻有起而善其后者。今乃得一所谓公园者,以吸收个人之脂血,能无惫乎……嗟乎,公园者,所以平均劳逸,开拓心胸,亦辅助卫生之一道也。而今之葱陇何如乎,冒公园之名,全失公园之实,真销金窝淫赌场耳。败风俗,坏人心,与卫生之道,成反比例。予敢断其有害而无利者也。虽然吾国人近来之所谓维新事业者,何一不取糟粕而遗精神,务虚名而忘实害,岂独一公园乎哉。 这篇文章作者虽题为游记,但实质上却是新闻评论。文章投稿到《图画新报》后,被报社的主编作为“代论”编排在报首的“论说”栏目。可见,当时的部分进步知识分子对于葱陇公园的“冒公园之名,全失公园之实”,也认为是“有害而无利”的。也正因为葱陇公园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园,所以这座潮汕近代史上的第一公园结果是“昙花一现,瞬息消灭”,很快湮没在历史的足迹当中。 潮汕园林历史悠久,美不胜收,比如宋代揭阳的彭园,明代潮州的辜家园和盛厝园,清代澄海的西塘与潮阳的西园等等,不胜枚举。但这些不是官家花园,就是私人庭园,不是对外开放的公共园林。现代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公园,都是在一个世纪前近代西风东渐思潮的影响下,才出现在我们的公共生活中的。那么,作为近代开风气之先和沿海通商口岸的潮汕地区,最早的公园出现于何时何地呢?
地址:龙湖区金霞街道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编:515000 访问人数:1517491 访问量:4267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