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播民俗文化 促进地区发展

潮汕民俗

“芙蓉颜”偏说是“平庸脸”

不少戏迷喜欢《张春郎》,主要被主人公桀骜不驯宁折不弯的个性所折服。在潮剧众多的剧目中,能以男人的名字来命名的是很少的。而《张春郎削发》电影版改名为《张春郎》,原因就是张春郎的性格形象特别突出。

双娇名如其人,除了“娇”还“骄”。上香时,你听她一声“瑞霭凝香界”,饱含皇家公主的矜持和娇气;在将张生的俗发削完之后,一声“摆驾回宫”充满了得意和骄横的气势。

可惜双娇能够“娇”出头,却不能“骄”到底。这在知道被削发的小和尚就是驸马之后,她的“骄”气还曾经嚣张一下,以为亲自出马,马上就可以将和尚变为驸马,但是后来碰了钉子,那和尚愿意念阿弥,不想“骄”妻,于是双娇便如一个糖人,在张生面前慢慢变软,既而粘上去,张生想甩也甩不掉了。

你听他们在隔墙的对唱,双娇说,“早知是你飘然到,我要梳蝉翼,匀粉面,换霞衣,迎上前。君欲看,抬头转身任你看,你百看不厌我不烦,生就一副平庸脸,独供春郎一人观……”一个无理也要七分辩的女子,在一个“情”字的熏陶下终于认错于人前了。咦?这那里还有半点的骄气?分明是由一个尊贵的公主蜕变成一个传统的小家碧玉了。

哎,当“芙蓉颜”变成了“平庸脸”,双娇二“娇”去了一“骄”,这不能不说是她的悲哀。可是我们的张生却就喜欢这样的女子:“当初相见能如此,我愿拜到罗裙边。”他终于如愿。


发布时间:Feb 19, 2021 11:32:24 AM

来源:摘自“汕头日报”2021、2、19

作者:黄剑丰

地址:龙湖区金霞街道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编:515000 访问人数:1517491 访问量:42675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