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播民俗文化 促进地区发展

潮汕民俗

城乡风物(二则)
  甜种油甘
  阿秦和哥哥在古城卖猪肉,阿秦的摊档就在我们小区门口,我家每天吃的猪肉基本是和他买的,算是熟人。
  阿秦家在小北山区,他的父亲虽说近六十岁的人,但身体硬朗,还在老家种果,水果摘后就有人到乡里收购。阿秦的父亲牵挂城里的孙子,每逢收摘水果就带些来给儿孙尝鲜,多了阿秦就拿些到猪肉摊档出售。因为山区无污染,大家都乐意买。青橄榄虽不是三捻的,但嚼起来特有香头。乌褐色的桑葚多汁清甜,杨梅是酥核的,不时还可见晶莹透绿的油甘。
  油甘好多地方都有,我的家乡在大南山下,以前邻居上大南山割草时就经常采摘野生油甘果回来。野生油甘果带涩不大好吃,有专门种植的味道好一些,特别是浸过盐水醃制的或加甘草的就更好吃一些。总之,油甘果便宜,种植效益不高。而阿秦的父亲却非常重视,每次上城在阿秦的猪肉摊档旁不时抓一把油甘给我尝尝,郑重其事问我:“怎么样,涩么?”我尝后说跟上次拿来的味道差不多,他 沉默一下然后滔滔不绝说开来:“这几年俺村特色经济有起色,引入火龙果,使乡亲收益很好。我看到满山的油甘果,心疼它们被人看轻,刚好城里农科所的同志来村里,就想请他们引来甜种油甘嫁接。种得好时,可以远销珠三角。下回我带些来,你再尝一尝。”
  中秋节前夕,我到阿秦处买肉,发现摊档旁新摆一圆桌,桌上摆着一束束带枝叶的油甘,这是卖给人家赏月凑五样水果的。阿秦的父亲满心欢喜地摘一颗给我尝尝,我接过手发现比往常的油甘小,但晶莹透绿,入口咀嚼没有涩味,反而有点甘甜,我兴奋地说:“这是甜种油甘?!”阿秦的父亲笑容满面点了点头。接着他介绍嫁接培育过程,甜种油甘比青橄榄还好卖,增加了收入,还说因为这里有像你这样关心乡情的熟人,我特意留几束带来给你们赏月,让大家尝尝新,知道我们家乡又有新发展了。
  仙巷肠粉
  古城的肠粉有名,好多人喜欢要一份肠粉做早餐。但我对肠粉却无印象,极少问津。我们小区外边原是老菜埠,开过好几家肠粉店,皆因生意不好而关门。近来又新开一家,本着试试看的心情我要了一份,却很难吃,从此对肠粉兴致全无。
  每天晨起我和老伴都到公园打太极拳,有一天归来时肚子饿了,看到有一处挂着“仙巷肠粉”的店铺,里面窗明几亮,便进去坐下。店主热情送来茶水,然后炊肠粉去了。趁等肠粉上来时间,我掏出手机拍摄店铺门面。原来仙巷叫仙掌巷,传说以前虱母仙闻知这里有一孝顺人家,便化为乞丐到此行乞,这家人的媳妇们热心施济,虱母仙深受感动,用手掌在这家人巷囗印出掌印,以佑这家人兴旺发达,从此便有仙掌巷名。现仙巷已拆迁建成高楼,此地仍以仙巷为名,也就有了仙巷肠粉了。不多久店主端来炊好肠粉,入口顿觉味道一新。和其他店不一样的是粉的火候掌握恰当,不似有的店太松软或是太韧硬,吃起来很可口。粉里的肉碎、虾仔新鲜,鸡蛋和青菜熟又不过火,汤水咸淡适中味美,改变我以往对肠粉印象,一份肠粉很快吃光。我从此对吃肠粉有兴趣了,常来这店光顾,眼见店的生意很好,有开摩托或小车来享用的,也有团购的,门庭若市。有一天我就问他肠粉为何做得这样好吃,他说就是要根据顾客需求,不断改进传统工艺。最主要一条是生意再好再忙,每份肠粉都要集中精神用心做,保证质量。听他一番言语,我想,他店开在仙巷,并非沾上仙巷之仙气兴旺,而是靠工匠精神将肠粉做出名的吧!




你是本文的第1686位读者
来 源: 摘自“汕头日报”2018、5、24
作 者: 陈创义

地址:龙湖区金霞街道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编:515000 访问人数:1517491 访问量:4267546